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結不了婚的八字?韓國巫女洪承喜:命運不是一條狹窄的單行道
情感 | Jan 31 , 2023  00:22

結不了婚的八字?韓國巫女洪承喜:命運不是一條狹窄的單行道

《神明在看著呢:我的巫女日記》作者、前所未見的「現代版」巫女洪承喜,透過對工作日常的自述,揭開韓國薩滿教的神秘面紗,讓人們重新看待一直以來被誤解的「巫女」職業。她認為巫女並非成神之人,而是站在神與神以外的一切之間,連被烙印的身體也會擁入懷中的存在。懷抱著這樣的信念,聽人講故事、與人分享、一起歡笑,也為人們祈禱,帶來照顧和愛護自己的勇氣。
文/洪承喜  圖/翻攝自洪承喜(홍칼리)IG  來源/大塊文化

 

客人走進算命館,還沒坐定,巫女便抬起眼睛,滔滔不絕地講述客人的故事。客人癱坐在位子上滿臉驚訝,淚流滿面。命理諮詢於焉展開。

巫女在媒體上登場時,這是常見的經典形象。單憑第一印象,就能把握一切,連珠炮般隨興說出來。巫女真的只要聽到客人的腳步聲就能知曉一切嗎?以我的經驗,有時如此,有時則不然。

有人能一下子猜出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內心,我會備感安慰。巫女也被期待扮演這樣的角色。許多客人正是期待這樣的「正確答案」而來。然而,就算被認為無趣,我好奇的是他們的故事。客人們第一次遇到傾聽自己故事的我,不免覺得尷尬而扭扭捏捏,但在某個瞬間,他們開始吐露自己的內心故事。

我會一面算命,一面聆聽客人說話,從這方面說明,再從那方面解釋,同時詢問客人的想法。這過程是在賦予客人自身命運的解釋權。原因在於,當人認為命運已定時,就會變得確定,認為未定時,就不會確定。許多客人自己已經知道答案,卻需要自我確認,所以才上算命館。而我的角色,就是協助他們掏出內心的答案。因此,我覺得巫女的角色與知心好友沒有太大差別。

 

 
 
 
 
 
 
 
 
 
 
 
 
 
 
 

Hong Kali 홍칼리 洪承喜(@kali_insight_art)分享的貼文

 

不久前,我上了Podcast節目《不婚世界》(비혼세)。《不婚世界》是收集不婚女性故事的談話性節目,為迎接一周年,決定與巫女(我)合錄特輯節目。這場訪談將回答對於巫女的種種好奇,也會幫三位主持人算新年運勢。錄音前一天,我讀了又讀事先收到的訪綱。光讀還不夠,我把回答也預先寫下來,列印後再讀,反覆推敲。我一邊大聲唸出擬答,一邊錄音。在前往工作室的路上,聽著我的錄音,反覆琢磨要回答的內容。

話一旦說出就無法收回。我害怕我的話。擔心有人因我的無心之語而感到疏離,擔心是否用到排除某人的語言,所以一再檢查修改自己的語言。我說的話,類似反覆推敲的寫作過程。像在寫表達心意的信一樣,事先想好要與人聊什麼,然後記下來。我不是能夠即興演出的超能力者,我是會練習準備的巫女。

我稍微提早抵達,在工作室裡點香。這是與人見面之前,最後沉澱內心的過程。在滿室飄著檀香的工作室裡,開始錄音。三人向我提問,我按照練習回答。根據預先準備的回答,得以流暢說出略為不同的版本。這是練習的結果。

燕問我:「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巫女能夠看穿一切,在日常生活裡,人們可能會覺得不舒服。好像自己狼狽的內心被看透,好像前一天做了什麼都會被發現。實際情形是如何?」我回答道:「妳說得像是有人前一天自慰也全都知道一樣可怕。沒有那樣的事。生活裡隨時在解讀其他人是很無趣的。雖然追隨者可能增加,但應該會沒有朋友吧?」

接下來燕問道:「八字、塔羅、神占…… 我該相信到什麼程度?」我回答,只要相信想相信的就好。從這個問題,可以談我在面對客人時一直抱持的想法。「比起給出答案,我更喜歡幫他自己說出心裡話。有時候,正確答案是必要的。比如,遭遇約會暴力,這時我會強烈要求分手。如果不是這類例外情況,我不會隨意斷定客人的命運。解釋命運擁有很大的權力。所以我很小心。必須要小心。」

接著是新年運勢時間,我一面望著燕、菊、梅,一面攤開八字占卜。一一對視後,開始集中精神。我以任何人都不會感到疏離的話語,親自解說每個人的命運,在那段時間裡,我們的愉快地對話。不知不覺中,在巫女與客人的關係之上,我們已成為好朋友。回家路上,彼此分享時的歡快笑聲一直留在心坎,我笑顏逐開。果然,幸好事先寫了擬答。

 

 
 
 
 
 
 
 
 
 
 
 
 
 
 
 

Hong Kali 홍칼리 洪承喜(@kali_insight_art)分享的貼文

 

結不了婚的八字?

「妳會離婚三次。妳會打老公。妳得收一下脾氣。」

這是十年前偶然在八字咖啡館聽到的話。雖然當時沒有結婚的念頭,但我真的為這樣的八字感到苦惱。十年後的今天,我非但沒有離婚三次,還一次婚也沒結。

遇見一名四柱八字命理學家時,我還聽到這樣的話。那是針對命理學深入對話交流的場合。他向我說:「是男人一樣的八字啊。儘管如此,女人還是像豆腐和雞蛋一樣軟弱,所以男人要好好對待。」看得到(或自豪看得到)他人內心與未來的命理學家,竟然未能跳脫男女二分法的世界,實在很可笑。

我在諮商中了解到,許多客人,尤其是女性,曾因充滿偏見的八字解說和無禮的話語而畏縮。諮商通常會期待「聽到」某些話而接受諮商,所以每一位諮商師都有其權力,但命理諮商師有特別強的權力。不管神託多麼明確,都得小心脫口說出的話,可能會如字面改變客人的命運。當提供諮商的人不負責任,沒能善用他與神靈溝通的能力、看到命運的能力時,客人可能會內心受傷地離開。因此,出言必須更小心謹慎,然而,我常常看到許多討論命運的人用現有世界的成見和認識框架,偏頗地解釋他人的生活。這樣做是把一個人的命運困在狹小的見識裡,把自我認識的侷限誤以為是他人生活的侷限。

「我真的是只能離婚的八字嗎?人家說我是結不了婚的八字。」來找我的一名客人問道。

承喜 我以前算命時,也常聽說我是離婚三次的八字。因為我的八字裡有三個傷官格。傷官,按照字面是傷害官的意思。官意指組織或所屬。如果男人有官運進來,會視為升職運、就業運等,而在父權家長制下,認為女人屬於丈夫。因此,如果以父權家長制的偏見字面解釋傷官格,會認為女性的傷官是離婚數。所以,過去說女人八字有傷官會 「吃掉丈夫」,嫁都嫁不出去。但是,男人有傷官格的話,會解釋成男人擁有以正義活動反抗既有規則且開創新局的能力。我覺得,相同的氣運也適用於女性。

客人 原來如此。而且,我去算八字的時候,經常聽說我的子女運強。但是,我不想結婚,也不想生孩子。為什麼會聽到這樣的解釋呢?

客人的八字裡有食神格。這個命格代表口福,也意味著像純藝術一樣嶄露創意表現的氣運。不過,如果女人有這個命格,常有解釋為子女運的傾向,沒有生育想法的客人會聽到子女運強的原因在此。男人的八字有食神的話,會解釋為可以安心吃喝玩樂與表達的氣運。不過,我還是不分性別,都以後者解釋。這位客人的八字裡,食神相當多。聽了我的解釋,客人說道:

客人 解釋空間這麼廣,但我好像只聽過一種解釋。

承喜 沒錯。很多命理諮詢師是這樣解釋的。因為是用過去的思考方式,所以解釋帶有偏見。您可以從藝術方面來解釋食神。您已經在做這樣的工作。

客人謝謝我為她重新詮釋她的命運,然後就回去了。即使不是命理諮詢,以成見解釋煩惱的情形也很常見。朋友因憂鬱症和恐慌障礙,接受精神科諮詢時,聽到這樣的話:「妳結婚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嚮往不婚的朋友很慌張,向我抱怨。竟然沒有認真聆聽她的煩惱,沒頭沒腦就要她結婚。某位朋友沒上大學,去精神科接受諮詢時,聽到這樣的話:「上大學吧。那樣一切都會好起來。」

只要結婚、只要上大學,一切都會好起來,醫生之言與我遇到的命理學家之言沒有什麼不同。用成見提供諮商很輕鬆方便。因為感覺邏輯上沒有矛盾。但是,對於生活不明朗的立體存在而言,需要的不是基於成見的答覆,而是可以多元解釋煩惱的想像力。

就像所有語言一樣,命理學也有被疏離的存在,就像所有解釋一樣,命理學也是解釋的鬥爭。不追求一對一獨占戀愛、結婚、生育的人,真實性別身分非順性別、異性戀以外的各種性傾向者等,這些未遵循或無法遵循所謂 「正常」標準的人,在命理學上也很容易被邊緣化。這些遭受疏離和被排擠的人們,有時覺得煩就親自學習命理學。我也是這樣。

很多人問,命運是否可以改變。命運,通稱的八字,真的是注定的嗎?八字命理是符號,可以有無窮的解釋。因此,我認為命運的八字不會改變,但可能會無限變奏。命運意指運轉生命。即使是同樣的四柱八字,根據個人意志、產生周圍偏見與成見的教育、與周邊環境的日常互動,變奏方式會有所不同。當然,只有周圍的環境與世界變好,命運才會好轉。

命理學不是將每個人的生活變成神話的迷信,而是近似於拆解固定語言,用不同方式詮釋生活的實踐。為了不破壞生活的無限性,經常要拋棄成見。命運不是一條狹窄的單行道。縱使有顯而易見的觀念,沒有顯而易見的人生。

 

 
 
 
 
 
 
 
 
 
 
 
 
 
 
 

Hong Kali 홍칼리 洪承喜(@kali_insight_art)分享的貼文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神明在看著呢:我的巫女日記》一書)

 

 

 

延伸閱讀

《神明在看著呢:我的巫女日記》作者洪承喜:我是因為幸福而當巫女 影后天心戀情告吹?笑答「下一個歡迎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