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為世界配樂
情感 | Nov 05 , 2015  16:14

為世界配樂

舅舅戴著耳機走在街上,不時有人偷瞄他一眼,像看一個怪物。當時台灣還很少人知道隨身聽這玩意,舅舅從香港買了SONY第一代Walkman,說:「這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可以把音樂帶在身邊。」聽很多音樂、看很多書的舅舅是個流浪的人,去過很多地方,總是獨自遠行。某天我們一起搭火車,他把耳機交給我,「耳中的音樂會改變你對這世界的看法。」一個小三的學生就這樣把額頭貼著車窗,耳中盈滿舒伯特的《冬之旅》,逆向飛逝的風景與舒緩鋪展的樂聲形成強烈對比,我坐在舅舅面前,卻是身在另一個世界,著迷得捨不得歸還耳機...
文/藍漢傑;文編/蘇子惠;設計/江宜?  圖/高政全

延伸閱讀

烏來炒麵記 米其林餐廳很棒,但音樂實在太糟糕?坂本龍一自傳揭露為餐廳打造大師專屬歌單,就放在Spotif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