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時裝屋的2.0革命    2018春夏高級訂製服報導
秀場 | Mar 08 , 2018  00:00

時裝屋的2.0革命 2018春夏高級訂製服報導

高級訂製服曾經只是貴族仕女的專屬,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但如今的高級訂製服已經走向進化,將新世代女性的特質和快速變遷的生活景況注入其中。今年春夏的高級訂製服伸展台上,各家時裝屋無不啟動改造,無論是Dior闡揚女權的超現實之夢,Chanel為經典斜紋軟呢開創的優雅新姿態,還是Valentino接地氣的實穿設計,都宣告了高訂新時代的來臨。
文/賴盈君  圖/Dior、Chanel、Valentino

 

Dior超現實夢遊

這天,巴黎羅丹美術館瀰漫著神祕詭譎的氣氛,黑白棋盤格紋蔓延成伸展台,鏡面天花板懸掛著大型黑色鳥籠,貌似耳朵、鼻子等器官的巨大雕塑漂浮在半空,充滿魔幻視覺效果。

這是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執掌的第三個高訂系列,身為時裝圈女性主義及女權意識的提倡者,這回她依舊將靈感天線瞄準和品牌有緊密連結的女性,身為迪奧先生的好友、也是超現實主義畫派中少見的女性畫家Leonor Fini,順理成章成了靈感繆思。Fini作品大多以女人為主角,用畫筆揮灑她們熱情、自主、權威的形象,表現強烈的女性意識。迪奧先生曾經營過一間名為Galerie Jacques Bonjean的藝廊,在超現實主義蓬勃發展的年代,他是第一個在巴黎為Fini舉辦展覽的人,為女性藝術家辦展在當時可謂創舉。

 

©Morgan O'Donovan

 

幼時父母離異,間接影響了Fini的性別認同,為了躲避父親,母親不得已將她打扮成男孩,長大後她亦常穿上刺繡襯衫、配戴領帶,以男裝模樣示人。這樣的脈絡從開場第一套服裝便可嗅出端倪,透視襯衫和圍裹長裙的組合,還有系列中線條俐落的褲裝皆是對Fini致敬的手筆。

Chiuri彷彿是高深莫測的造夢者,在黑與白的無意識色彩之下,服裝的褶紋和線條運用錯位設計,打造出夢境般抽象的奇幻感。好比白色晚禮服寬大的褶襉鑲上黑色邊緣刺繡,看起來有如翻動的書頁,或是由Domino骨牌拼接而成的大衣及洋裝,令衣裝變成拼圖遊戲般令人玩味。古怪風格延伸到配件,包括眼睛造型的戒指、耳環,網眼長襪如面紗輕覆於涼鞋,最難忘的當屬模特兒臉上造型獨特的面具,正如Chiuri在秀後專訪時所言,「面具並不是用來隱藏,而是揭示自我。」這些由英國製帽大師Stephen Jones設計的面具,無論是網紗堆疊或營造鏡面質感,皆聚焦於模特兒的雙眼,主觀地喚醒女性自覺。

 

©Morgan O'Donovan

 

即便設計充滿超現實風格,Chiuri依舊展現了高訂工藝豐盛與細膩的能量,一如名為「Nude」的洋裝,是經由數名工匠的巧手,將洋裝縫滿金屬亮片,透過顏色及方向的排序,呈現陰影中的裸女圖案。超現實主義常見的元素「籠子」則在「Panier Percé」洋裝得到完美詮釋,取材自迪奧先生50年代的設計,Jean-Pierre Ollier工坊以彈性馬毛編織出洋裝的結構廓型,黑色管形織物組成的網格渾然一體,呈現貼緊身軀卻又透明的奇妙視覺。

品牌標誌性的Bar外套亦有全新風貌,不只延伸為長大衣、大衣式洋裝,更運用硬挺的皮感羅緞作為大型翻領,或添加與外套相連的皺褶寬腰帶,皆是為了修飾身型。外套肩膀下的羽狀裝飾,搭配輕盈的珠羅紗蛋糕裙,是Chiuri所創造既嫵媚又陽剛的當代「New Look」。

大秀落幕後,化裝舞會接力登場,裝扮成騎士和西洋棋造型的侍者、身披棋牌服裝的舞者,一切看起來都像是幻影。或許正如Chiuri所言:「Fini去舞會並非為了跳舞,而是為了展示自己,她希望成為一件藝術品。」轉換到日常生活中,人們穿衣打扮又何嘗不是定義自我最真實的方式?

 

 

Chanel漫步花園

相較於上一回高訂把巴黎鐵塔搬進大皇宮的創舉,這次Karl Lagerfeld改走清新自然的路線,以噴泉和花徑廊道建造出法式古典花園,滿園的詩意花束正是Chanel春夏高訂系列的靈感來源。

在Lagerfeld的眼中,春天會是什麼模樣?他選擇用最淋漓盡致的手法來表現,於是每個模特兒都戴上花冠與面紗,身著由絹絲、雪紡和烏干紗裝點的服裝,面料有著精緻的抓縐打褶工藝,或飾以亮片、珠子、寶石及水晶打造的植物圖案刺繡。在一片白、灰、粉、銀、珊瑚紅、薄荷綠等構成的嬌柔色調中,藉由浪漫夢幻的細節裝飾,讓女人化身優雅的花中精靈。

 

 

服裝秀由經典斜紋軟呢套裝拉開序幕,本季外套設計更靈活,採用直身輪廓或梯型剪裁,配上寬鬆衣領、改良式和服袖及更圓潤的肩線,胸線下方的口袋改由如微笑般揚起的斜邊開口,更便於插入雙手,這是Lagerfeld提倡的「the new attitude」,為女人注入充滿力量與個性的新姿態。套裝搭配的裙子採開衩設計,刻意露出鮮豔的綢緞襯裡,與手工編織斜紋軟呢的柔和感形成對比。接續上場的多款外套像是錯視效果剪裁洋裝或大衣式洋裝,既能當長襬上衣,也是一件A-line外套,為穿搭帶來多元變化。

品牌引以為傲的工坊技藝在晚裝大顯身手,紫藤花、山茶花、三色堇及康乃馨藉由刺繡綻放於衣裙;馬甲短洋裝先密縫亮片,再外罩花朵刺繡輕紗,呈現花苞盛開意象;仙氣柔軟的羽毛點綴在籠型洋裝肩頭及裙襬,隨著行走搖曳生姿;壓軸的婚紗則將男爵般的西服褲裝披上潔白豐盈的羽毛,以模糊性別的中性姿態引領前衛潮流,讓人不禁已開始期待Lagerfeld下一回又將祭出什麼高端創意?

 

 

Valentino仙女的日常

投入大量人力、時間、珍貴物料,以手工藝細膩雕琢而成的高級訂製服,向來被視為最頂級的時裝藝術,然而為了讓昂貴的訂製服邁向叫好亦叫座的生存之路,也或許是傳奇時裝屋期待年輕活化的決心使然,近來越來越多設計師們朝向日常靠攏,試圖在精緻度與實穿性間取得平衡,Pierpaolo Piccioli便是一例。

初見Valentino的開場服裝便覺震撼,休閒的刺繡背心與寬鬆長褲配上芥末黃抓縐波浪外衣,模特兒頭頂著巨大鮮色的羽毛帽飾,正是來自知名帽子設計師Philip Treacy的傑作。Piccioli本季讓仙女從雲端優雅地走入凡間,除了高訂常見的塔夫塔綢、亮片刺繡、蕾絲花邊等面料,亦納入如風衣、斜紋棉褲等日常服飾的輪廓,令設計與造型可隨興搭配。

 

 

獨攬設計大權的Piccioli歷經前兩季證明自己的實力之後,創作手法越發大膽,除了運用巨型的蝴蝶結、荷葉邊、褶襉等元素,更透過對比色塊令服裝洋溢繽紛色彩。如此轉變契機除了發想自義大利宗教畫家Andrea Pontormo明亮的繪畫風格,20世紀初縱橫時尚圈的傳奇女子Lady Duff-Gordon崇尚的「個性時裝」,亦給了Piccioli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

或許這是Piccioli對於高訂未來的反思,但到頭來,這門由雙手開創的藝術,「人」依舊是靈魂要角,正因如此,品牌特地在秀前於Instagram上釋出多支貼身採訪自家工匠的故事影片,Piccioli更邀請72位工匠寫下高訂對自身的意義,並將每個人的簽名匯聚成大大的「V」,成為本季創作靈感簿上最動人的素材。

 

延伸閱讀

日常珠寶 符號與疊戴的情話 My Lady Dior Star專屬妳的幸運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