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Musée Delvaux 包包的異想世界
穿搭 | Dec 12 , 2019  00:00

Musée Delvaux 包包的異想世界

Musée Delvaux是一座博物館,承載了世上最古老精品皮具世家的祕密,更像是包包的時代縮影,匯聚了具有紀念價值的、有趣的、超現實的設計,每款包都有著自己的故事,等待人們前來發掘。我們特別專訪了創意總監Christina Zeller,一探Delvaux優雅跨越190年的奧義。
文/middy  來源/Delvaux

飄著微雨的早晨,我來到布魯塞爾Delvaux的總部,在這棟前身為兵工廠的建築裡,不久前誕生了一間獨特的博物館。Delvaux身為比利時皇室御用,更是世上第一個為包包申請專利的品牌,我內心期待著究竟此行會有什麼驚喜與收穫?

進入博物館前的第一站,先來到品牌的檔案室,透明玻璃環繞的房間內擺滿了來自不同年代的包款,用防塵袋小心地裝著,上面標明了系列名稱與季別年分,包包的外型或許隨時代有所變化,但堅持手工製造的品質是從品牌創始至今的不變原則,我轉進一旁的工坊,充滿各式各樣工具、五金零件、眾多顏色與質地皮革的空間裡,工匠們各司其職,裁切皮革、縫製包身、零件組裝、保養修復……,唯有實際置身在工坊裡,才能領會每一個包款、每一處細節都是經驗與心力的積累與堅持。

穿越了工坊,搭電梯前往博物館,電梯門打開的剎那,巨型的黑色Brillant包包映入眼簾,是博物館場景設計師Bob Verhelst給大家的第一個驚喜。不同於常見以年代為安排,Verhelst以主題式規劃和有趣的陳設與互動,令展覽充滿活力和想像力。

一如以高聳堆疊的古老行李箱,訴說著品牌以旅行皮具起家的歷史,或是透過拆解的方式來介紹經典Brillant與Tempête包款,教人印象深刻。館裡的典藏室展出了品牌較早期年代的精采之作,亦可見到自1933年起便以素描記錄包包樣式的「Le Livre d'Or」手冊,書裡繪出的包款至今已超過三千個!

最令人讚嘆的一區當屬品牌由1940年代至今的古董包收藏,55隻姿態各異的「手模」由天花板及地板延伸而出,每隻手都展示著一個古董包,儘管看得出歲月的洗禮,但美麗依舊,令觀者心神彷彿穿越時空,見證了包包的時髦演化史。

M’INT(以下簡稱M):Delvaux已創立190年,妳如何看待傳統經典元素?

Christina Zeller(以下簡稱Zeller):對我來說,這是資產和品牌標誌。傳統可以不必令人無聊或厭煩,我認為這是非常強大的優勢。當你看到Delvaux自1829年以來從未停止過革命時,這就是答案。

 

M妳發想創意時是否會受到經典元素的影響或限制?

Zeller當然不會,我認為它們是堅實的基礎。我的職責不在於復刻過往,而是重新詮釋這個歷史悠久的品牌。我希望未來有人會追隨我,始終忠實和尊重看待Delvaux的DNA。

 

M每個世代的女性都有自己的品味,Delvaux有至今仍堅持不變的百年精神嗎?

Zeller關鍵字絕對是優雅、永恆、卓越和獨立大膽。

 

M就像妳所散發的特質嗎?

Zeller做為創意總監,和品牌的方向是該一致,但我從不會強迫自己去刻意表現符合的形象,而是偶然的,在我18、19歲時這些特質便已深植心中,我並不是讓自己去迎合品牌,而是展現屬於我的Delvaux精神。

 

M不同於過去的低調風格,近來品牌不只推出年輕、休閒包款,秋冬Cool Box系列更首度運用logo中的皇冠圖騰,為何如此轉變?

ZellerCool Box確實比Brillant和Tempête更休閒和非正式,更輕巧和注重功能性,便於日常使用。但重點不是「我們來變年輕吧」,Delvaux絕對年輕,這是提供給年輕世代優質商品的最古老皮件世家,我們只想推出更永恆、精緻的設計以及實用的產品來取悅世上不同的女性。皇冠是logo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作為裝飾之用。當妳提著Delvaux時就像戴著一頂隱形皇冠。對我而言,包包就是女孩每天可以戴的隱形皇冠。

M若將Delvaux比喻為女人,妳會如何形容?

Zeller我會說Delvaux女人是個不需要品牌的人。這句話來自我的客人,起初她對Delvaux了解不多,我向她解釋後,她告訴我完全理解了Delvaux是為了那些不需要任何品牌的女性而存在。我認為這是對於Delvaux顧客的完美定義。妳可以擁有自信而不是強勢,因為Delvaux女人總是非常謙虛謹慎,她們確切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M妳設計時是否有特定繆思?

Zeller世界上每個女人都有可能成為Delvaux的繆思。因為我們不會明確區分種族、年齡和國籍。例如,Rihanna和比利時王后都是我們的粉絲。

 

M之前曾推出中性款式,聽說接著將有完整的男包系列登場,為何直到現在才決定開發男性系列?

Zeller以皮件品牌而言,女性產品更容易被市場接受。當女性的產品線發展已經穩定且組織化,我們決定轉向男性類別,如今是無性別的世代,這是一個好機會,意味著包包可以同時讓男人和女人使用。Magritte系列便是完美的例子,我們有公事包、托特包、電腦包、旅行袋,也非常適合女性。

 

M男包和女包設計上最大的差異?

Zeller兩者是完全一樣的。我們投入為女性設計產品時相同的品質控管和高度要求。男性更追求功能性,對價格相較於女性謹慎得多。設計上會考量男性的使用習慣,例如旅行袋的內裡改用帆布,以避免他們把運動鞋裝進去會弄髒,肩背帶也做得比較寬來提高舒適度。

 

M妳心中的Delvaux男人是什麼模樣?

Zeller我想或許就像是Delvaux女人的丈夫(笑)。他們大膽、優雅、品質至上。更多的定義是關於個性,而不是他們是誰或來自哪裡。

MDelvaux如何因應數位時代潮流?

Zeller我認為可以使用但不要濫用。數位平台的確重要,我們不會迴避,但會結合品牌的DNA讓它更合理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在每則發文上傳遞特定的訊息。如果不明智地使用社群媒體,它可能會產生不良影響。

 

M妳在品牌已邁入第九年,心中的藍圖還有什麼未實現?

Zeller我希望有一天能設計出經典而永恆的產品,就像是Brillant。這是一件傑作,設計獨特,具有個性化特質。它已推出60年了,仍然非常經典和時尚。

 

MDelvaux博物館中最喜歡的角落?

Zeller我想推薦兩個。第一個是古董包的花園,非常具啟發性及教育意義,記住自己的歷史脈絡很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包包發展史這一區在博物館中非常重要。Delvaux是世上第一家申請包包專利的品牌,我們不僅在談論自己,而且在談論包包的演化,看到Delvaux在歷史上如何貢獻自己是一件有趣的事。第二個是Delvaux的檔案庫。它不僅是展示用途,更像是靈感簿和迷你的Delvaux包包歷史博物館。當中我很喜歡Mon Grand Bonheur這個包,是當年獻給前比利時王后Paola的訂婚禮物。

 

M妳最常從哪些事物尋找靈感?

Zeller我永遠不會決定何時或得做些什麼來尋找靈感。它更像是一種心理過程,你無從得知,卻又無所不在。我在生活當下所接觸到的事物都可能成為靈感,無論是過馬路時擦肩而過的陌生人,或是在博物館裡看到一個特別的圖像,我總是把觸動心靈之物記錄下來,貼在辦公室的靈感牆上,或許有天便能用上。

 

M工作以外的空檔,妳會做些什麼活動?

Zeller與家人和朋友一起追劇和看電影。

 

M最近看過有意思的書及電影?

Zeller前法國時裝編輯Sophie Fontanel的新書《Nobelle》,她的文字相當幽默。還有南韓導演奉俊昊的《寄生上流》,得到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是一部很棒的電影。

1959年比利時國王Albert二世及提著Mon Grand Bonheur包款的王后Paola。

1950年設計草圖。

1951年研發部門的工作情景。

延伸閱讀

全台只有30個!蔡依林、昆凌都愛的DELVAUX限量系列全新登場,粉嫩繽紛視覺太前衛! DELVAUX經典Brillant包款化身冰雪女王 展現北國耶誕的冰霜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