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生活決定意識:高重黎」北美館登場!再現四十餘年的創作軌跡,考掘攝影與影像機器之本質
藝文 | Mar 25 , 2023  00:00

「生活決定意識:高重黎」北美館登場!再現四十餘年的創作軌跡,考掘攝影與影像機器之本質

「生活決定意識:高重黎」於3月25日起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北美館)正式開展,由李威儀策劃,爬梳臺灣資深藝術家高重黎40餘年的創作軌跡——以攝影、電影、裝置、動畫、影音機器等技術,考掘影像與影像機器之本質,不斷審視影音生產之實踐,並回應第二次工業革命至今,人受到自造物的影響與變革的歷程。「生活決定意識」中文展名引自馬克思(Karl Marx)與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洞察歷史唯物論的關鍵名句,強調物質生產條件的重要性。而英文展名以「Re-Present(再現)」為題,回望2007年個展展名「At Present(目前/呈現)」,相隔16年後,創造自身記憶與圖像的生產關係。
文/May Su  來源/臺北市立美術館

北美館|生活決定意識:高重黎 Re-Present: Kao Chung-Li (30CF)

 

高重黎1958年生於臺北,1979年於臺灣藝術專科學校畢業,為臺灣影像實驗創作的先驅之一,同為1980年代前衛展覽「息壤」的創始成員。他早年因就讀印刷科系,開始大量接觸攝影,亦受到西方影像歷史的啟發,不斷研究影像生成原理,手工實驗屬於自己的影像生產工具,希望將馬克思的唯物理論引進視覺藝術來討論,並建立自己的影像機器文化與思維,他曾說「我們是屬於一個沒有影像文明的民族或文化,可是我們有圖像歷史,所以透過技術生產圖像是一個值得發展的關鍵,可以連結電影、攝影、動畫,也可以藉此創造自己的影像。」因此他長期進行媒介考古,關注感知、影音技術與歷史的生產辯證,並持續在當前的生產體制中尋求解放。

 

高重黎,《ASA的N次方》,1983,壓克力顏料、X光片、拍立得、義肢、影印物、鏡面壓克力、玻璃纖維,125x245公分。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一卡皮箱電影院系列」桌上一景,2006-2015。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本次展出作品逾40件,包含早期作品《ASA的N次方》、《滅飛蚊香》和《手,可以是一張照片》,自1983年於臺北美國文化中心首次個展後再度公開呈現,以及精選「肉身與魂魄」、「光化學機械式活動影像裝置」、「幻燈簡報電影」「明箱電影院」、「物象書」、「時間的位置」和「一卡皮箱電影院」等系列代表作品,乃至專為本次展覽發表的7件大型動力機械裝置。本展見證高重黎長久以來的創作觀點,以及多元的創作形態,不僅包含手繪動畫、雕塑、攝影與實驗電影,甚至有發明專利的視覺玩具等等。他使用自行產製的光化學機械動力裝置,結合蒐集之歷史圖像、底片與影音工業機具,映現視聽的感知條件,並挑戰著影音技術生產的概念。

 

高重黎,《整肅儀容》,1983-2023,75吋螢幕、網路攝影機、深度攝影機,尺寸依場地而定。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1983年首次個展開啟了高重黎對於「何謂攝影」的追索,多件作品回應他對影像光學的思索,如《整肅儀容》為其首件錄像裝置與雕塑,本次亦以2023年新版作為展覽開端,改由網路攝影機、物體辨識的深度攝影機(Depth Camera)和螢幕所構成,觀者看著螢幕上自己多重的延時鏡像,挑戰觀看的主體性。高重黎表示:「陽光之下一切時間中的存在,稱為『物』;當物(體)反射或發出的光成像於平面(如投影),這時它若是個天地、左右相反的可見,稱為『物影』;按照光學理論被製造並賦子它意義的人造物,則稱為『影物』。」這個展覽,就是對於「物、物影、影物」的探討所組成與展開的。

 

高重黎,《逆旅的三段旅程》場景照,1987-2012,錄像裝置,41分鐘。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我的陳老師》場景照,2010,單頻錄像,22分27秒。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重視實驗電影中攝影和電影的生成意識,力圖檢視影像與時間、政治、歷史的關係。展出作品《逆旅的三段航程》其中一部《家庭電影》紀錄父親的生命經驗,曾獲1988年金穗獎最佳八釐米紀錄片。他也在1989年參加人間出版社所辦的讀書會,結識作家陳映真,2010年創作《我的陳老師》,融合日記電影、家庭電影、手繪動畫等多元影像手法,展現個人記憶、國族與歷史的影像書寫。

 

高重黎,《反.美.學 002》,1999,化學機械式活動影像裝置,68x68x115公分。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此外,他擅以手工組裝機械式的影像機器,創作「光化學機械式活動影像裝置」系列作品,藉由八釐米放映機結合手繪動畫及實攝影像的手法,回應西方圖像繪畫史所思辯的問題,其中代表作《反.美.學 002》以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1936年的作品《洞察力》為靈感,揭示「眼睛看見的,不一定是真實。」的哲理,改以轟炸機、十字架和戰鬥機等元素,體現反對西方霸權及視覺文化的宰制,此作曾於2005年威尼斯雙年展臺灣館「自由的幻象」展出。

 

高重黎,《3D活動影像觀視器》,2008,數位輸出、手繪圖、立體攝影、壓克力,21x12x20 cm。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雙目視覺投幣機》,2023,燈片、日本投幣街機,31.5x26x50公分。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除了是創作者,同為美術教育者,他延續自身創作的方針,發展出一系列「一卡皮箱電影院」視覺玩具來作為課堂教具,探索靜態手繪圖像動起來的圖像生成原理(如動畫)。其中包含「掌中型物理性活動影像裝置」和「3D活動影像觀視器」,前者如幻盤(費納奇鏡 Phenakistoscope)構造,後者如眼鏡般的外型,兩種不同造型的影像機器經由快速翻轉圖像的動作,形成手眼協作的連續動態影像,使平面靜止的圖像活動起來,藉由左右兩眼的視差產生立體的幻覺。而展場中可見一臺街頭遊戲機所改裝的機械裝置《雙目視覺投幣機》,拉動吊繩切換畫面,藉此互動讓觀者意識到自身為雙目構造的視覺機器,與雙眼視線交錯之下所實現的影像畫面。

 

高重黎,《遠離烏克蘭或數據⽜仔》,2023,發泡海綿、機械動力裝置、PC塑膠板、燈,尺寸依場地而定。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高重黎,《御賜義肢》,2023,工業時間客體、動力裝置,尺寸依場地而定。圖像由藝術家及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本次首度展出的全新作品中,在《數據牛仔或遠離烏克蘭》可見兩位與人等身且拔槍對峙的牛仔,其原型來自美國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的人形機器人Data,他在劇情中意外連結到一遊戲程式,化身為美國西部牛仔之反派角色。透過影像運動的切換,我們的眼睛成為一部影像機器,在視網膜上自動完成了牛仔對決戲碼的攝映。作品《御賜義肢》在光影中兀自來回擺動,義肢來自二戰時期日本軍人使用過的物件,帝國主義所造成的戰爭而遺留下來的人造物。藉由時間韻律與光影投射,讓行走的義肢上演了一場起伏錯落的光影劇場。

在生產力與控制力共謀發展的技術資本主義時代裡,高重黎長期對於影音工業的光學和產生的聲學所造成的情感/美學政治敏銳探問。他自行發明及手工產製影音機械裝置,主張重新把握自身與物的關係,重啟自我與生產的關聯,去創造自己的歷史。從而如馬克思與恩格斯所言,「發展出自己物質生產和物質交往的人們,會隨著他們的這個實際狀況而改變他們的思想和思想產物。」由此,「不是意識決定生活,而是生活決定意識。」

 

藝術家高重黎。圖像由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展覽期間將舉行展覽漫遊活動,館方亦於4月1日舉辦兩場別出心裁的活動,分別為「藝術家對談 | 高重黎x大衛·克拉耶伯(David Clearbout)」與「走路的時間—手繪動畫工作坊」,不僅透過對話認識兩位藝術家手法各異的影像裝置作品,亦邀請大人小孩一同探索光學影像的奧祕。詳細活動辦法及訊息請參見北美館官方網頁(www.tfam.museum)或追蹤北美館臉書粉絲專頁(臺北市立美術館 Taipei Fine Arts Museum)關注。

 

「唯有贏得我們自己的影像機器才能贖回我們的歷史與未來,

這一場抵抗現代啟蒙的鬥爭與勝利」

——高重黎

 

「生活決定意識:高重黎」

展期:2023/03/25-2023/06/25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一樓 1A展覽室

 

 

藝術家簡介

高重黎,1958年生於台北,作品展現感知與影音技術的歷史辨證,在創作中進行媒介考古,探討影音機器歷史中的權力結構,並持續在當前的生產體制中尋求解放。他自行產製機械裝置,結合蒐集之圖像、底片與影音工業機具,映現視聽的感知條件,並挑戰著影音技術生產的概念。他曾參與2002、2012年之「台北雙年展」,亦曾於2005年受邀參與威尼斯雙年展臺灣館的展出。亦曾於1984至1988年連續獲頒七項八釐米「實驗」、「動畫」、「紀錄」類電影金穗獎。

 

 

 

ad_2023_300600
ad_2023_300600

延伸閱讀

「續行—沈昭良攝影展」羅東文化工場揭幕 實體舞台車閃亮登場 拍攝古巴英雄切‧格瓦拉成名!「勒內.布里:視覺爆炸」攝影回顧展北美館登場
ad_2023_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