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做人最高境界,就是無比真誠的虛偽。」職場作家力口木木:不只慧眼識英雄,會演也是英雄
情感 | Jul 19 , 2023  00:00

「做人最高境界,就是無比真誠的虛偽。」職場作家力口木木:不只慧眼識英雄,會演也是英雄

「直言不諱說出觀點,高效溝通直奔重點」是很多人的做事風格。但是,對於玻璃心,爾或是習慣用詞含糊、避重就輕、見風使舵、無限拖延、趨炎附勢的人而言,這種擁有「明確觀點」和「直入重點」的人,往往就會被視為「攻擊性角色」,是敵人,得防!我就納悶了,這實在無關處事圓不圓滑呀,而是連「做事」的時候都要拐著彎說話,到底哪來的毛病?
文/力口木木  圖/Pexels  來源/悅知文化

這世上有一種人,註定就是會吃很多「太真」的虧。

我說的不是「講話比較直」這種「太白目的真」。「白目」與「真誠」是兩回事,不顧別人感受叫做「自私」。喜歡直接對別人的弱點公開指點,這就是病了,得治,藥還不能停。

我說的是「說真話、辦真事、求真知」這種「坦蕩的真」的虧。

從小我們被教育著「坦蕩」是美德的同時,這個社會似乎又試圖想要馴服我們去接受一種人性的相悖論,所以在「把話說對,不見得是好的,但是做得對」與「把話說好,不見得是對的,但是做得好」之間,我還是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在學習如何平衡。

 

「直言不諱說出觀點,高效溝通直奔重點」是很多人的做事風格。但是,對於玻璃心,爾或是習慣用詞含糊、避重就輕、見風使舵、無限拖延、趨炎附勢的人而言,這種擁有「明確觀點」和「直入重點」的人,往往就會被視為「攻擊性角色」,是敵人,得防!我就納悶了,這實在無關處事圓不圓滑呀,而是連「做事」的時候都要拐著彎說話,到底哪來的毛病?

為何總是都要等到危機出現,才實話實說?為何明明可以先預防的事情,都要等到發生了才來究責?到底是因為擔心一開始多說多錯,還是害怕扛責?難道是因為習慣避重就輕,有事才能明哲保身?

我的性子實在不是聖人,孔老夫子教的我全都沒學好,似乎每件事情,哪怕我只是提出疑問或只講重點,都很容易被人貼上「反對派」或「不友善」的標籤。長此以往,這種「溝通成本」有時會大到讓人寧願被曲解。但,總不能老是吃虧吧?

只是當你發現即使就事論事,同樣的事情還是會因為說法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別時,你就會明白,有時候事實/心情如何一點都不重要,重點是誰來解釋這些事實。但,還是得找方法呀。慢慢地,隨著職務的需求與擴張,我身邊就會出現一種特別可愛的角色——「本人官方的官方發言人」。

 

小智,典型複雜性人格代表。一個在美國受藝術教育,家中經營代理營銷日本商品的小康家庭長大的小孩。儘管接受著西方教育的薰陶,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專業的自信。然而行事上,卻像日本人一樣,在自我約束下總壓抑著情緒,缺少突出個性和主見的勇氣,即便不爽或不開心,都仍能完美展現禮貌和忍讓。

當「木木的果斷堅定」遇上「小智的禮貌忍讓」,簡直是:無!比!真!誠!的!虛!偽!

除非是直接面對面Battle的會議,為了避免我的直言溝通容易造成對方的玻璃心碎,為了減少我的硬氣態度容易被人斷章取義,所以只要是對上老闆、投資人,或是乙方,需要靠傳訊軟體或電子郵件來表達立場的書信內容,偶而就會需要我方官腔高手來替我潤飾文字。

 

舉例:

我的版本

「親愛的OOO哥,

這邊幾件事情說明。雙方是基於信任為前提下才有的合作,但回顧過去,我方一直在妥協和放棄許多堅持,而這次貴司仍是拒絕我們提出的調整要求,一而再不合理的狀態實在讓人無法接受。我再次明確表達我們的立場:我方並非支付費用讓貴司設計師做作品集,多次與貴司團隊溝通皆是得到無法配合的態度,這完全不符合原先期望建立的良好合作關係。我們講求職業精神,如果能講究就不將就,一切要求都是職責所在,盼能理解。

我將如實匯報老闆細節,希望貴司能夠配合並加快進程。如有任何疑問,請不吝與我們聯繫。」

 

小智版本

「親愛的OOO哥,

非常抱歉打擾您,這裡有一些想法需要與您討論。在我們的合作過程中,我們一直以尊重和友善的態度提出意見,並且願意做出許多妥協。而回顧過去的溝通,我們認為大部分的要求都在合理的範圍內,但貴司還是只願提供少數調整,甚至拒絕。對於我們的需求可能帶給貴司困擾,我深感抱歉。

無論如何,我希望您能理解我們只是希望認真地完成工作,而不僅僅是草草了事。我相信這是每位專業人士所追求的心態,也是對工作負責任的表現。目前,我將如實向上級匯報這些細節,我們的溝通過程一直保持透明和公開。我相信雙方都能明確辨識出我們提出的要求和回應的態度都沒有超出合理範圍。在確認這些事項後,我們可以順利進入工程階段。

我們非常感謝貴司的努力和付出。如果需要進一步溝通,請隨時與我們聯繫。再次向您表達我們的歉意,希望能夠以友好和建設性的方式繼續合作。」

 

看到沒,能五句話告知的重點,我家官腔王可以從「請、謝謝、對不起」給你寫個九九八十一句通體舒暢。似乎連一句「去他X的」都能說得又甜又柔又婉轉。

如果說人情世故就是被人欺負了也要繞一大圈說話,那麼我慧眼識小智為英雄,小智會演也是我英雄,這樣的配合可真好呀。小智都被我訓練成真人AI了。

 

 
 
 
 
 
 
 
 
 
 
 
 
 
 
 

Licomumu力口木木(@licomumu)分享的貼文

 

無比真誠的虛偽,還是虛偽嗎?

其實憑心而論,站在做事角度而言,這根本無關說話圓滑與否,而是對於一個不願違心的人而言,站在利益前面,一旦做「對的事」說「真的話」就容易成為「惡的人」。若再被牽扯進利益鬥爭的關係裡,難免容易在第一時間吃虧。

只是當大家都在學習高情商隱忍之術時,最後的選擇大多是把「真話」給吞了。而不願違背心意的我,還是不想變成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既然不想讓虛偽帶走真誠,那至少可以用虛偽包裝真話吧。

所以我從不覺得和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表現出不一樣的態度就是虛偽。這就像是我可以穿高跟鞋,也可以穿平底鞋;我可以喝生啤酒,也可以喝紅白酒;我可以吃路邊攤,也可以去餐酒館;我可以很強勢,當然也可以很溫柔。

這並不是心口不一,而是一種非常可貴的技能。凡事沒有絕對,我的態度本來就取決於你是誰,只要是真誠的,那麼就算是無比真誠的虛偽,還是真的。

有人會質疑:「這不就是所謂的面具?」你若是接受不了,那不如浪漫一點想,就當是「上昇星座」的概念也行呀。正如作家蔡康永說過的:「社交時有面具可戴,是值得慶幸的事,為什麼要排斥?」我們都知道「做人要方正,處事需圓滑」的道理,但做設計的都知道,圓滑,是出於方正的四角,它可以銳利帶刺,當然也可以修邊柔和,不過前提都是,它的本體是方正的。

因此,我始終深信著:就算處事要圓滑,不代表就得扮演小人;就算從商要手段,不代表就必須要狡詐;以真處事,以誠待人,就算吃虧有理苦也值得。畢竟圓的東西堆不高,必須要方方正正才能堆得高,我想做人也要如此才行。

無比真誠的虛偽,可能只是面具,但無比虛偽的真誠,比魔鬼更可怕。那你說什麼是虛偽?是你假假對我好,卻真真的在騙我,用假意糟蹋真心,這才是虛偽。

 

本文節錄自悅知文化《去你的三十而立:致那些陳腔濫調,混出來的人情世故》一書

 

延伸閱讀:

>>「最好能讓自己強大到改變遊戲規則!」職場作家力口木木:這世界最虛假的不是童話故事,而是勵志雞湯!

>>「你若不還錢,我就把你全家鬧個雞犬不寧?!」職場作家力口木木:醜話就是要先說前頭,好聽的話不見得是真話啊,那是情話啊!

>>「你有比別人更努力嗎?」職場專家力口木木:會問「憑什麼」的人習慣內耗抱怨,會問「為什麼」的人接受遊戲規則

 

延伸閱讀

「不必討人喜歡,但一定要討自己喜歡」作家彭樹君送給單身女子的獨立宣言 沒幹勁、無法努力、不想去公司!你燃燒殆盡了嗎?日本知名產業醫師建議「成為做自己的社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