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珠寶 | Aug 03 , 2017  00:00

流光愛語 2017巴黎高級珠寶展

以拿破崙旌功柱為中心的芳登廣場,法國珠寶商相對靜悄私密地在各家館內舉辦高級珠寶展,Boucheron以珍珠與水晶表現淑女的高冷之美,Chaumet以4種色調彩寶組構表現4場樂宴,Chanel運用珍珠和海藍色調寶石,訴說香奈兒與西敏公爵二世未能終成眷屬的愛情;Dior在凡爾賽宮花園裡尋尋覓覓,Piaget採用多游彩的蛋白石表現對阿瑪菲海岸的愛戀情懷。然而,寶石與顏色都不是梵克雅寶的主題,她追求另一條路,傾全力專攻轉換式珠寶,在細節裡巧設機關,或在珍寶上鐫刻愛的情話。
文/郭書吟 攝影/郭書吟 圖片/各品牌

法國頂級珠寶商聚集重地,芳登廣場。

 

7月第一周的巴黎,先涼冷後赤炎,高訂周和芳登廣場各家高級珠寶齊發的前後幾日,日頭正盛,白天時得把巧克力存在保險箱裡維持常溫,以免融成黑泥。

預備開工早晨,《費加洛報》(Le Figaro)頭版是法國備受尊敬的女政治家、歐洲議會首位民選議長西蒙娜.薇伊(Simone Veil)離世消息,享年89歲。

當周各家小報攤都氣質了起來,架上雜誌都是西蒙娜.薇伊的黑白封面,發言台上的她經常配戴珍珠串鍊和彩寶夾式耳環,典雅俐落,襯出她那雙堅毅的眼神。

她的葬禮5日於拿破崙長眠之處榮軍院(Les Invalides)舉行,同日,Dior在榮軍院外舉行高級訂製服發表。

 

7月2日《費加洛報》(Le Figaro)頭版是法國備受尊敬的女政治家、歐洲議會首位民選議長西蒙娜.薇伊(Simone Veil)離世消息,享年89歲。

相鄰兩個地鐵站的裝飾藝術博物館,《Dior 70周年紀念展》也在同日開幕,館內用300件高級訂製服、珠寶、配件,向這位在20世紀服裝史為女人定下New Look的大設計師致敬。烈日下民眾大排長龍,絕大多數是少年男女,還有10多位持小絹扇搧風又遮日的白髮奶奶們。

以拿破崙旌功柱為中心的芳登廣場,法國珠寶商相對靜悄私密地在各家館內舉辦高級珠寶展,Boucheron以珍珠與水晶表現淑女的高冷之美,Chaumet以4種色調彩寶組構表現4場樂宴,Chanel運用珍珠和海藍色調寶石,訴說香奈兒與西敏公爵二世未能終成眷屬的愛情;Dior在凡爾賽宮花園裡尋尋覓覓,Piaget採用多游彩的蛋白石表現對阿瑪菲海岸的愛戀情懷。然而,寶石與顏色都不是梵克雅寶的主題,她追求另一條路,傾全力專攻轉換式珠寶,在細節裡巧設機關,或在珍寶上鐫刻愛的情話。

有那麼一位巴黎女人,在全國傳媒恭送下走向過去了,而芳登廣場這些個設計師、鑲嵌師和金匠,嘗試在珠寶史這本大書上寫下新作,用盡各種方法,刻劃愛與永恆。

巴黎歌劇院,夏卡爾所繪穹頂天花,愛侶、舞者、歌者和天使們在凱旋門和艾菲爾鐵塔之間快樂跳舞。

高級珠寶  與情感降生

這趟高級珠寶參訪,是從巴黎歌劇院起頭。廳外倚欄,看右前方第二條道路,便是通往珠寶商聚集的芳登廣場與和平街。

「知道為何歌劇院外聚集著這麼多行庫和珠寶商嗎?」由Chaumet特約的歌劇院導覽女士微微一笑,「以前的貴族夫人小姐啊,與先生、愛人來歌劇院,與其說是看表演,不如說她們才是被觀賞的主角!」

她們的路徑是這樣的:傍晚時分,至行庫保險箱取出珠寶戴上身,搭上男士手臂,「不是挽著手,要搭著手,這樣才能優雅而明顯地,顯露出從耳鬢、頸項到手腕的每一件珠寶。」而後,她們緩步走上歌劇院3座白面大石階組構的大廳,倚欄四望,她們是舞台拉起大幕前,最有心機美的風景。也因如此,芳登廣場與和平街自19世紀末以來,便是行庫和珠寶商聚集地。

2016年起,巴黎古董雙年展從兩年一屆改為每年一屆,側重「古董」面向,包括Cartier、Boucheron、Chaumet等頂級珠寶商不再參展,於高訂周前後和期間移地他處,或在芳登廣場總店發表年度高級珠寶。

 

Chaumet選在巴黎12區街頭藝術博物館舉辦Chaumet est une fête晚宴發表,呼應年度主題「流動的饗宴」。

由品牌CEOJean-Marc Mansvelt親手撰寫的Chaumet est une fête晚宴發表邀請函,與刊登該系列珠寶的最新一期雜誌。

街頭藝術博物館變身Chaumet高級珠寶系列發表現場。

博物館工作人員演唱說俱佳,提及博物館裡的「玩具們」都至少100歲以上!

Chaumet選在巴黎12區街頭藝術博物館舉辦Chaumet est une fête晚宴發表,呼應年度主題「流動的饗宴」。

Chaumet高級珠寶發表展館位在芳登廣場12號總部,亦是蕭邦故居。

Chaumet高級珠寶發表現場裝置,配合4個宴會主題篇章,設置4種室內設計。

Boucheron高級珠寶發表選在開雲集團總部。

Boucheron年度主題《冬日帝國Hiver Impérial》以俄羅斯為題,現場布置如冰霜雪國。

Boucheron《冬日帝國Hiver Impérial》發表現場。

Chanel 《Flying Cloud》早先於南法La Pousa香奈兒故居舉辦,7月初亦移地巴黎芳登廣場7號,主題是香奈兒女士與西敏公爵二世航於海上的戀愛故事。

《Flying Cloud》巴黎發表現場帆桅飄飄。

Chanel《Flying Cloud》大量運用珍珠、鑽帶、扭結金質與海藍色調寶石。

【珍珠、水晶、海藍色  頌讚海洋】

今年高級珠寶明顯在於珍珠使用得多了,包括Boucheron、Chaumet、Chanel、Van Cleef & Arpels都有以珍珠為材的篇章和作品,象徵冬季與淑女霜冷之美,或比擬海濤,Chaumet Valses d'Hiver轉換式項鍊甚至用上極稀有的天然珍珠。

珍珠具女性夜柔之美,象徵王權,歷史上出現在西歐王族肖像的珠串都是產自波斯灣,經阿拉伯、葡萄牙商人之手登陸皇室,珍珠在珠寶史占有一席之地,又近年寶石礦日漸珍稀,養殖珠遂有取代之勢。

「光雕的藝術」水晶,此次也屢見芳蹤。Boucheron大量運用水晶為反射的介質,包裹鑽石、黑色尖晶石等質材,Dior à Versailles, Côté jardins用水晶雕花襯托彩寶花朵的質色。

另外,海藍色調寶石如藍寶石、藍玉髓、海水藍寶、蛋白石等,則是Chanel和Piaget用來表現日光籠罩海水的色澤,呼應上述產自海洋的珍珠,從意象至美學,都是頌讚和向海洋致謝的情懷。

Dior高級珠寶發表現場一樓入口。

Dior高級珠寶Dior à Versailles, côté jardins以凡爾賽宮花園景觀為題,現場布置得花團錦簇。

繼去年高級珠寶Dior à Versailles聚焦凡爾賽宮殿建築,今年Dior Versailles, côté Jardins轉向宮外景觀花園。

Piaget高級珠寶《Sunlight Journey》早先於羅馬發表,7月初移地巴黎和平街總店舉辦。

【人性需要美學  作為昇華的階梯】

後方圖文中,你會讀到4位資深珠寶人的分享,他們各任職珠寶設計總監和典藏部總監等,包含兩位男士、兩位女士,即便兩位男士也配戴珠寶,Chaumet CEO Jean-Marc Mansvelt晚宴中戴上麥穗胸針,伯爵珠寶部門總監Jean-Bernard Forot則有一只日常配戴的Possession戒指。他們對芳登廣場充滿執著的愛,「芳登廣場是巴黎最美麗的地方!能與匠師一起創造作品,是上天給我的恩典。」Mansvelt說高級珠寶的發表,除了展現年度成果外,也是與社會大眾溝通的管道。根固在世家遺產上,每一次,都試圖將美學向極致再進一步。

「如果,你相信寶石是大地之母生成的奇蹟;如果,你相信匠師的雙手,是美學的創造,那麼欣賞高級珠寶就像逛美術館,你不會想著買下任何一件作品,但是在數百件作品裡,卻有那麼一、兩件能觸動你心。那是跨越時空,個人與藝術家私密的感知。我相信,人性是需要美學和藝術性,作為昇華的階梯。」伯爵珠寶部門總監Jean-Bernard Forot認為,高級珠寶永遠是帶著情感降生的,它還是集體創作,每一系列需2至3年規劃,至少1年製作工時,參與工匠約40人,手邊常有2至3個高級珠寶系列正在進行。

為了避免倦怠,集體精神變得相對重要。匠師之所以在世家如此備受尊敬,是因他們在極小尺度裡運用專業的偏執,展現無窮的想像,寶石在他們手中,被揭開神祕的力量。

梵克雅寶年度高級珠寶【祕密】(Le Secret)在巴黎L'École珠寶藝術學院展出。

梵克雅寶年度高級珠寶【祕密】(Le Secret)展出現場。

梵克雅寶今年全力專攻「轉換式珠寶」設計。圖中整塊縞瑪瑙雕刻鑲鑽的娃娃胸針,啟動機關,會戴上面具。

ad_2023_300600
ad_2023_300600

延伸閱讀

高端精品就愛氣質清新美 潤娥、韓韶禧、趙麗穎新代言入荷 〈2019春夏巴黎女裝周〉Dior 舞吧舞吧,否則我們只會迷失
ad_2023_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