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工作時,最怕「公私不分」!侯文詠:別指望那個交情給你太多依靠
情感 | Jun 03 , 2023  00:00

工作時,最怕「公私不分」!侯文詠:別指望那個交情給你太多依靠

出版新書時,不免要宣傳跑通告。作家這個工作可以分成很多部分,其中這是我最不喜歡的部分。總覺得談自己寫的書有點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再說,又不是每個看電視、聽廣播的人都對你有興趣,大動干戈地上媒體宣傳書,有點傷及無辜……總之,這是題外話,這次要說的故事不是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文/侯文詠  圖/中天娛樂台  來源/皇冠文化

前幾天上李四端的節目專訪。

李四端是台灣最著名、資深的新聞主播,他的採訪以靈活、生動、刁鑽廣受觀眾歡迎。他的採訪遍及政要高官、商界名流、文化巨擘、影視明星……許多人都對他的訪問可說是又愛又怕。

我和四端雖是朋友,但接受他的專訪還是第一次。

節目開錄前,我們先小聊了一下。根據過去我做廣播採訪別人的經驗,這是錄影前很重要的熱身,一方面主持人必須瞭解受訪人,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建立錄影對談節奏的嘗試。

有趣的是,四端觀察我,我也好奇地在觀察他。感覺得出來,他做足了關於我的功課,一邊發問的同時,也細膩地觀察我的反應,並且盤算著接下來的採訪策略。一般而言,訪問像我這樣的作家,氣氛是比較愉快的,我身上既沒有太多敏感話題,也沒有太多不能公開的秘密必須逼問。因此,這個訪談,我其實抱著放鬆的心情與態度面對。

我沒想到攝影機一開錄,李四端就轉移話題,從我幫言承旭寫情書的事開始談起。咄咄逼人問我,情書是寫給誰的?是不是寫給林志玲?內容是什麼?……

儘管我知道這件事情大家興趣很高。不過,因為我是受人之託,因此除非當事人願意公開,否則我實在沒有立場在當事人之前公開問題的答案。因此一開始我有點被迫閃躲,心裡老大不願意地想著:怎麼一開始就聊別人的事呢?而且還是我不好回答的事……

就在我快被逼到牆角時,四端忽然停了下來,問我:

「這樣的節奏你還習慣嗎?」

「可以。」我故作風度地說。(發現自己還真虛偽啊。)

「好,」他對著攝影師說:「那我們正式開始。」

(我愣了一下,原來是個下馬威啊。)

那是一個事後我覺得很流暢、有趣的訪談,果然,該問的問題四端一題也沒少問,當然,該回答的我也一點都不馬虎。

在我接受過的無數訪談中,就我記憶所及,這樣的下馬威一共有兩次──都是我的朋友、同時也都是非常優秀的主持人問的。

另一次是幾年前接受蔡康永「真情指數」的專訪。

我和康永算是老朋友了。老實說,他要怎麼採訪我,當時我也非常好奇。我一點也沒想到攝影機開錄,他丟過來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一個又麻又辣的問題。

「做為一個作家,你有這麼高的收入,你自己是什麼感想?」

我那時心裡想,天哪,這樣問題應該問大企業老闆或富商才對吧?再說,訪問一個作家有那麼多問題可問,幹嘛偏偏挑這種「高難度」的問題開場?

事後證明那又是一個「下馬威」問題。我好奇地問康永:

「當時你問那個問題,你是什麼打算?」

康永說:「我是想確認一下你的狀態,還有你是不是很清醒……」

「噢。」我說。

「還有,」康永說:「我們的交情很好。」

「當然。」我說。

「那時我也想順便提醒你,一旦攝影機開錄了,你就不能指望那個交情可以給你太多依靠了……」

「噢………」我恍然大悟。

不能指望那個交情給你太多依靠。這一點,四端和康永這兩位好朋友的態度是完全一致的。

四端的訪問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去喝咖啡,他告訴我:「交情的確是訪談節目的一個妨礙。」

「為什麼?」

「因為主持人代表觀眾發問,而觀眾和受訪人之間是沒有交情的。」

噢,原來當攝影機打開時,好的主持人和好的受訪者之間的交情是不存在的。

我這樣說也許苛刻了。換個溫暖一點的說法,這句話應該是:好的主持人永遠是站在觀眾那一邊的。

接受這兩位「無仁義」的好朋友採訪的確應該保持「又愛又怕」的心情才對。畢竟他們的節目都是好看、又叫座的專業好節目啊。

這是在看到節目播出時,不得不打從心底讚歎出來的良心話。

 

本文節錄自皇冠文化《我就是忍不住笑了(限量親簽版/十週年歡聚珍藏版)》一書

 

 

 

ad_2023_300600
ad_2023_300600

延伸閱讀

心靈的處方箋 侯文詠 周杰倫獨家首看〈蔡康永創作展〉火速下單!購入三幅觸動內心畫作
ad_2023_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