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專訪/我的嘻哈不將就  熊仔
音樂 | May 30 , 2022  00:00

專訪/我的嘻哈不將就 熊仔

熊仔(熊信寬)推出第三張專輯《PRO》,不同於過去,首張專輯《∞無限》讓歌迷認識了他,第二張《夢想成真》創作全新人設「豹子膽」,探討薛西弗斯重複輪迴的悲劇哲學,而這次出輯,他深度挖掘自我,當夢想變成職業,不斷前行的路上不會只有熱血,痛苦與倦怠也伴隨而來,彷彿攤開私密日記,將那些陰暗的、憤怒的情緒一口氣說出,是真心與血淚,也是走過低潮困境,努力振作的自我治癒。
文/Lily  圖/文/張力文 造型/賴盈君 攝影/高政全 影音拍攝/陳靖詠 化妝/Claire Cheng 髮型/Flux-eden
熊仔
熊仔

M'INT:面對低潮,該如何找回熱情?

我覺得有時候就是要轉念,要心存感激,用感恩的心面對很多事情。

M'INT:你覺得出道至今,音樂對你的意義有改變嗎?

我覺得一定會改變吧。當職業之前,音樂本來就是我最喜歡聽的媒介,但你把自己當職業創作人之後,去聽別人的音樂,就不是純粹聽眾了,會去拆解他為什麼這樣創作、為什麼這首歌給我這樣的感覺?他用了什麼音色?越是製作人思維,而不只是詞曲創作思維,就會聽到越細。像是當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評審,不能只是說唱得好不好,你要講為什麼,這勢必讓你更批判性地去聽自己或別人的音樂,就只能提醒自己在聽音樂的時候,要把這些東西都關掉。

M'INT:創作的靈感從哪裡來?

像我這張專輯《PRO》,就比較偏日記型,是心情抒發,對我來說算是抒情歌,但不是愛情,是情緒發洩、情緒勒索。

創作其實不一定,有時候是想到一個詞,覺得很好笑,就發想成一首歌;有時候是編了一個曲,會想說可以講什麼,就來發想看看,不一定。

熊仔
熊仔

M'INT:專輯《PRO》拋出了當夢想變成職業,熱情被消磨變成「職業倦怠」的議題,可以與我們分享你的心境嗎?

有各種面向。要處理很多跟音樂無關的事情,或是面對大家對嘻哈的刻板印象,或是自己心裡的難關,覺得大眾和自我的平衡很難拿捏。尤其是我對自己音樂上的期許,會希望一直開拓新的領域,創意的推展每一次都是個突破,但不是每次都一定會成功,那去賭博就會很痛苦,很多痛苦就會累積成倦怠。

 

M'INT:你已經走出倦怠感了嗎?

我覺得不會有熬出來的一天。如果你熬出來,就是適應了,就是沒有要精進自己,就是量產了,那時候可能就有更重要的事情吧,可能是家庭,音樂不會是你的priority。

若音樂上的藝術突破,是你一開始要做這件事的原因的話,那我相信這樣心理狀態的創作人,比較難⋯⋯至少對我來講。如果今天我有合約一定要出這張專輯,也許我只能硬擠囉,但如果是在一個理想、無限制的狀況下,你想要每一張都突破自己,那對我來講,我寧願不要發,等八年後再發,跟蛋堡一樣。突破不一定是同一個面向,但至少自己這關要說得過去,很嚴格啦。

熊仔
熊仔

M'INT:新歌〈星座學家〉寫出不少鋼鐵直男不信星座的心聲。熊仔自認為是感性派,還是理性派呢?

一定是理性大過感性!但我後來才發現,跟周遭朋友比起來,我好像是偏感性,但這張專輯一定是70%感性、30%理性。我之前作品一定是理性多一些。

 

M'INT:遇到什麼狀況會覺得自己感性呢?

哭的時候吧。看電影會哭,一些特別的點,可能是親情的東西,或是看到一個人努力很久,但怎麼還是在這邊的狀態,會很有感吧。

 

M'INT:可以和我們分享你最近在聽的音樂或追的劇嗎?

我最近在重看影集《絕命律師》,我覺得每一幕都很像MV,畫面都超漂亮,每一個演員,沒有一個是演技不好的,劇本又寫得好,對白超好。很多人都說《絕命毒師》是神作,《絕命律師》是前傳,我覺得不輸《絕命毒師》,一樣神。

音樂的話,我推薦我台大學弟Gummy B,他專輯叫做《安泰ANTAI》,我覺得整張都超級棒,如果我是2022金音獎評審,我可能就會把最佳嘻哈專輯給他,不然就給我,哈哈哈。

熊仔
熊仔

M'INT:你喜歡當評審嗎?會想要再次當評審嗎?

我覺得使命感大過於enjoy,當評審不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情,是滿痛苦的事。但是我覺得我有使命感,尤其是跳脫嘻哈圈的評審類型,我覺得我代表了一個聲音,我必須要幫我們的圈子發聲。

 

M'INT:出道快10年,熊仔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

老了,比較老一點,之後會更老(笑)。好像就不會想要一直證明自己,可以任性一點嗎?也許。一來是因為大家一路支持,有培養出跟自己價值觀比較貼近的一群聽眾,好像開餐廳一樣,有自己的老饕,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延伸閱讀

周湯豪新歌盲聽緊張尿遁 熊仔、吳卓源驚呼不斷 熊仔那裡其實很長 被彭佳慧封「駱駝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