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進行搜尋

Facebook Share LINE Share
首款以女性魅力為靈感打造的腕錶!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 T ,圓滑外型展現女性優雅姿態
玩錶 | Mar 20 , 2024  00:00

首款以女性魅力為靈感打造的腕錶!MB&F LEGACY MACHINE FLYING T ,圓滑外型展現女性優雅姿態

宏觀地觀察生命便會發現其以固定的模式不斷循環,即便是難以預測且大膽冒險的生命體亦是如此;無論人類為個體或群體的存在,此為永恆而根本的真理。對 Maximilian Büsser 與MB&F 而言,創作能量的循環週期為七年。MB&F 創立的第七年,Legacy Machine 誕生,且於日內瓦設立 M.A.D.Gallery 並揭開 MB&F 各項合作計畫的序幕。
文/Allen  來源/MB&F

MB&F 在第十四年步上鐘錶創作的探險之路,對創辦人與品牌本身都是在挑戰顛覆創意極限,於 2019 年推出 Legacy Machine FlyingT,首款以女性魅力為靈感設計的 3D 立體鐘錶藝術作品。

 

K 金與鉑金材質的圓形錶殼,搭配弧形錶圈與瘦長錶耳,或以鑲嵌鑽石綴飾。顯眼的藍寶石水晶凸狀穹頂錶面由錶圈升起,穹頂下的錶盤則帶著些微曲線並以不同的樣貌呈現:深黑如液體的色調以層層漆藝堆疊,絢麗的扭索飾紋,流麗華美的寶石,或點綴閃耀亮眼的白色鑽石。

在錶盤上有如心室般不對稱的開口框住 LM FlyingT 的機芯,如電影畫面般,飛行陀飛輪以2.5Hz 擺頻 (18,000vph) 靜靜地起伏運作著。陀飛輪置於機芯上方,作為機芯的動力裝置結構就在藍寶石水晶穹頂的頂端。陀飛輪框架上半部的頂端點綴一顆隨著飛行陀飛輪轉動的鑽石,在轉動之間發散耀眼光芒。

 

LM FlyingT 錶款,將黑色或白色漆藝(或寶石)裝飾時間指示面盤配置於腕表的七點鐘位置,搭配上優雅蛇紋造型小時與分鐘指針,而錶盤為 50 度傾斜的貼心設計,只有佩戴者能夠判讀時間資訊,低調的手法展現 LM FlyingT 的獨特性。

 

而在錶背的設計也是別具巧思,自動上鍊盤鐫刻以 3D 立體玫瑰金太陽光芒展現,提供 LM FlyingT 四天動力儲存。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整體設計體現 Maximilian Büsser 一生中所經歷的女性魅力及母性光輝帶來的影響。他表示:「我希望 LM FlyingT 能夠蘊含我家族中的女性,她們所代表的性格特質,尤其是我的母親,展現強大的生命力並且融合極致優雅。飛行陀飛輪的柱狀結構對我而言格外重要,因為我深深感認女性是人類社會的砥柱,而太陽造型的自動盤則帶著另一層孕育生命的含義,是牽引人類驅動前進的滋養源頭。」

 

Legacy Machine FlyingT 於 2019 年共推出三種版本,皆採白金材質搭配鑽石綴飾。後續更有兩款限量版接力登場,此次換上未鑲鑽的 18K 玫瑰金與鉑金新裝,錶盤機板則以扭索雕紋裝飾。

 

2020 年起,FlyingT 系列每年皆以特殊寶石錶盤驚艷登場,如青金石、孔雀石、虎眼石與「Cœur de Rubis」紅寶黝簾石 (anyolite)。2024 年,LM FlyingT 家族再添生力軍,以深黑色寶石搭配 18 K 黃金錶殼的組合華麗現身。

創意靈感

創作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起心動念是當時 Maximilian Büsser 希望推出一款作品,反映他生命中女性所帶來的影響力。Büsser表示:「我為了堅持深信的理念,一手打造 MB&F,創造出能夠傳達顯示時間的 3D 立體雕塑動力裝置藝術作品。為了實現自我而創作,也唯有秉持這個理念,我們才能在這幾年間推出這些瘋狂大膽的作品。但突然間,為家族女性設計作品的念頭在我腦海湧現,她們對我的人生影響甚鉅,因此我給自己設下這個挑戰,推出為女性量身打造的作品。」

 

設計靈感源自 Maximilian Büsser 生命中偉大女性代表的性格,結合看似毫不相容的特質,優雅姿態為關鍵重點,但同時傳遞震攝在場所有人的強大感染力。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線條與結構突顯這些特質,延續其他 Legacy Machine 腕錶的細緻與純粹個性,透過中置的飛行陀飛輪傳達魄力與活力。

 

LM FlyingT 強調個人特質延續至錶盤顯示時間資訊的七點鐘位置,錶盤以 50 度角傾斜面向佩戴者。低調但明白地傳達一個概念,不論擁有或佩戴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人是誰,他們的時間僅屬於自己獨有,絕非他人能夠分享。

解放 MB&F 的女性魅力

Maximilian Büsser 表示:「我絕不會選用男性錶款,將其縮小尺寸、換個顏色,就稱作女性錶款。每件 MB&F 作品都經過複雜的創作過程,其中囊括 Max Büsser 的概念、Eric Giroud 的設計美學,以及品牌內部技術團隊的精巧機械製作。美學與哲學的和諧共奏是完成作品的基礎,從 Horological Machine N°5『On The Road Again』到別具高度複雜性與技術挑戰性的 Legacy Machine Perpetual 萬年曆腕錶,皆秉持這個概念。」

 

為了充分展現 LM FlyingT 錶款的女性特質及細膩度,全新打造 Legacy Machine 的錶殼,縮減錶殼高度與尺寸,以將重心移轉至藍寶石水晶凸狀穹頂錶面。而窄細錶耳及深凹斜度設計,則更加強調線條曲線並營造優雅風情。

 

在 LM FlyingT 錶款上看不見銳利或筆直的線條,如小時與分鐘指針的波浪造型便是其中一例,也與太陽形狀自動上鍊盤的光芒互相呼應。

 

不對稱設計為 LM FlyingT 的特色,從七點鐘位置的時間顯示到框住陀飛輪如心室形狀的錶盤開口之外。連陀飛輪框架本身也是不對稱設計,上層支架捨棄對稱的戰斧造型,選擇懸吊雙拱的方式,超越 MB&F 所有陀飛輪設計。

Legacy Machine FlyingT 充滿著最令 Max Büsser 感動的女性特質,並以低調的手法傳遞,如太陽主題設計的自動上鍊盤與陀飛輪的柱狀結構,這些都代表著孕育生命與生命支柱的概念。

關於機芯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機械設計主要承脈自 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尤其是 HM6 與 HM7 Aquapod。

捨棄現代腕錶機芯常見的同一平面放射狀設計,LM FlyingT 機芯採用垂直同軸的方式。如電影畫面般震撼的飛行陀飛輪醒目地矗立於 LM FlyingT 的錶盤,展現擒縱機制吸睛視覺效果,更與其他飛行陀飛輪腕錶呈現強烈對比,因為一般不會採用突出周圍錶盤的設計。

 

飛行陀飛輪如其名,僅有底部是固定的,裝置上方並無任何固定橋板來防止左右晃動,因此整體的穩定性更加重要,所以大部分飛行陀飛輪設計都以保守的方式置於機芯內。Legacy Machine FlyingT 突破種種安全性限制,盡情展示飛行陀飛輪的魅力。

另一項打造 LM FlyingT 時面臨的特殊挑戰則是上方陀飛輪框架為一不對稱的設計。為確保補償重量並維持整個裝置的平衡,在陀飛輪框架下方隱藏了平衡重量,即上方陀飛輪框架的對側。

 

為確保傾斜 50 度的錶盤精確呈現時間資訊,使用錐形齒輪以確保輪系間達成最佳輸出扭力,此設計最初用於 HM6 錶款,後續也沿用於 HM9 Flow。

 

Legacy Machine FlyingT 的機芯共使用 280 枚零件,動力儲存時間為四天(100 小時),是MB&F 動力儲存時間最長的錶款,這也證明了品牌內部的專業與經驗日趨熟稔。

延伸閱讀

以愛為靈感!MIDO美度表推薦精選腕錶 ,讓時光凝結成美妙的回憶 綻放愛戀之美 『鑽石之王 』海瑞溫斯頓!獻給摯愛 海瑞溫斯頓珠寶腕錶,與您度過璀璨浪漫情人節